山水

雜食,主真泉/千英

【真泉】那年你東,我往西

   

  

  

  泉學長畢業了。

  早在櫻花綻放得最盛最美的時刻,他就離開了,而我卻直到花謝為滿地泥濘,直到連明星也不再望著窗外感嘆花季已了,直到穿著短袖走在外頭都有些嫌熱時,才猛然醒過來意識到這熱鬧得讓人險些喘不過氣的校園裡,那人已經不在了。

  就像是被熱風吹昏頭,我什麼也沒想地便上網訂了兩人份的車票跟民宿,十分久違地主動傳簡訊連絡他,在他最討厭的季節初來到的時刻向他提出邀約。

 

  ──泉學長,明天有空嗎?

 

*

 

  距離市區兩小時車程的海灣,兩天一夜的簡單行程,我一大清早就揹著輕便的行李錯別忙碌的人潮搭上了遠離市區的電車。

  自己也摸不清此行的意義,但看著不知道為什麼在電車上也要戴著墨鏡跟亞麻色漁夫帽的泉,內心便獲得了一定程度的滿足。

  外頭天氣十分地好,太陽照在身上暖得讓人滲出薄汗卻不讓人厭惡,一路上我們並不多話,我看著窗外,在景色逐漸從大樓變成空曠的田地和連綿的山時,才故作自然地開口:「像這樣待在一起總覺得有種懷念的感覺呢。」

  一旁滑著手機的泉學長聽聞,有些調侃地輕笑。

  「明明像這樣只是相鄰而坐的時間,過去幾乎是沒有,如此也能感到懷念嗎?」

  說完,泉將手機隨意收放至包包,壓低帽緣宣告自己要補眠,便沉沉睡去。

  我苦澀的笑了笑從包包中拿出POCKY自己吃起來。

  泉學長看起來好像很疲憊,畢竟在畢業後作為模特方面的名聲越來越大,總是忙得不可開交,偶像方面目前雖然尚無動作,但好像也有其他打算,只是自己從來都不會知道,這樣想想總覺得有些落寞,泉學長明明無論是自己的哪個部分都近乎透徹的掌握,而自己卻對於對方的一切無法熟知,也不敢去問,如今就連作為模特的那個泉,都要漸漸變得陌生,恐怕哪天兩人便會形同陌路。

  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覺得有點生氣,氣自己沒有對方那樣的勇氣去踏進誰的人生,總是這樣被動地、膽小懦弱地等待著路過的誰能停下來關懷自己,所以到這種時候也只能任性的認為對方不該就這樣離開棄自己於不顧。

  「幹什麼自己一個人氣呼呼地吃著東西……話說回來你又在吃零食,小心又變胖。」

  泉直起身子伸了個懶腰。

  我拿出一根新的POCKY湊到他臉前,只見他撇頭不滿地碎念怎麼可能吃,又拿出手機來確認。

 

  到達了目的地,一下車就感受到了海邊特有的悠閒,雖然說夢之咲也就座落在大海邊,但脫離熟悉的生活圈往南來到了陌生的地方,還是讓人覺得全身都跟著脫胎換骨,這個大概就是旅行的樂趣吧。

  這個海港鄰近著山,一條熱鬧又帶著一點古風的街道一直沿著山路往上延伸,隨意地填飽肚子後,我們便在各個店裡穿梭瀏覽。

  在一間發散著香草精油味的手工藝品店內,我看上了一條用藍與綠的線交錯編織成的手鍊,這種東西好像很受女孩子歡迎,用來象徵友誼或作為證明自己與戀人之間關係的小飾品。

  雖然這樣的東西到處都有,但這倒是自己頭一次對這種東西提起興趣,這大概也是旅行的影響吧,仔細一看編織細膩的手鍊作為飾品的確是很討喜,也不難理解為什麼這類的東西過了許多年也不曾退流行。

  「怎麼了,真對這種東西有興趣嗎?」耳邊傳來了泉學長的聲音。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被認為對這種小飾品提起興趣好像有些幼稚,就有點羞恥的擺了回去,回了只是看看而已就心不在焉地看起別的商品,但走了店內一圈還是偷偷繞回來撿起剛才的手鍊去結帳,偷偷摸摸的,覺得自己有些可笑,什麼時候連自己喜歡的東西都要這樣迂迴地隱密收藏。

  但即使大費周章的隱瞞,自己的一舉一動大概還是收在對方眼裡。意識到自己不經意的這麼想後,又為自己的自我意識過剩感到羞恥,對方其實並沒有這麼在意自己也說不定,也不知道若真是如此自己是否該鬆一口氣。

 

  走過整條街後,原本還計畫附近的神社晃晃或在沙灘上走走,但泉學長看起來實在很累,我便提議直接回民宿休息。

  在空中盤旋的海鳥加上近在咫尺的海,這樣的夏天和海邊讓我想起了去年Trickstar和Knight的合作表演。那天的泉的身影,和煩悶的太陽與空氣融化在一起,怕熱的泉學長在陽光底下汗流不止,汗水像融化的冰棒那樣,啪嗒啪嗒的打落在地上、或滲入沙中。泉學長在忍耐,對象是我。

  泉學長就從那個夏天,或者更久之前,就在忍耐,忍過夏秋冬春,又回到了夏季。

 

  兩個人一路上一語不發,到達民宿時天上已經掛著幾點明星了,我在櫃檯領了鑰匙一打開門才發現這間民宿的兩人房裡放的是一張雙人床。

  最初找民宿時只因為鄰近海灘和價格很稱自己的心就直接訂房了,完全沒有注意這種細節,其實即使是雙人床也沒怎麼樣,但我還是下意識尷尬地轉頭瞥向一旁的泉學長,而泉學長只覺得怪異地問了聲幹嘛,就隨意的把行李放置好去梳洗了。

  等輪到我洗澡完從浴室出來,泉學長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連聲晚安也沒道,但好像也無所謂,我就隨意擦乾頭髮也就拉著被子睡了。

 

 

 

  只是睡得太早,即使出門走了一天身體有些疲累,我還是在半夜時便醒了過來,清醒得像是灌了一杯不加糖的美式咖啡。

  睜著眼睛一個人躺在雙人床上,電扇在頭上轉呀轉,我把手伸向一旁空著的床位,那裡一點溫度也沒有,即使這是理所當然的結果,還是覺得有些落寞。

  泉學長不在,一直都不在,不在這裡,不在學校,整個人隨著畢業從自己的生活中消失,甚至像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即使這是理所當然的結果,但果然還是覺得有股情緒鯁在喉間。

  不知道從誰的生活中脫離出來是什麼樣的感覺,我想像不到,即使自己一人出來走了一遭還是無法體會。泉學長好像一直都在,但又的確不在。

  從放在床邊的包包中掏出手機,這是我今天出門後第一次開機,無視掉未接電話,我直接點開了常用的SNS緩緩看過一件一件的動態,明星今天還是帶著大吉到學校,衣更為了學生會新設立的部門忙得不得了,真白拍了冰鷹和演劇部後輩排演的樣子,而泉學長今天為了衣服品牌做了雜誌拍攝,透過這樣的檢視讓人深刻的感受到今天的世界依舊如常轉動。

  我把手機隨意往床上一丟後,走出了民宿。

 

  民宿外面就是海灘,最初就是看上了這點而選了這個地方,自己也不知道這個特色到底哪裡吸引了自己,只是走進了沙灘讓海浪衝過腳踝。

  海浪拍打的聲音讓人感到安心,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總有人說海洋似母親,又或者只是因為海洋孕育了萬物,但除了這些以外,海明明是這麼的可怕,在夜裡看起來如此的深不可測。

  我又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在沙灘上躺了下來,讓海浪沖過自己的腳底,打在身上,滑過自己的耳邊,像這樣躺著其實有些讓人有些害怕,即使沙灘的水淺得很,心中的一小角還是存在著對窒息的恐懼,而且泡在海浪裡也不會讓自己更聽得清楚海浪的聲響,耳邊只剩下啵啵作響的水聲。

  即使這麼做沒有任何效益,但我還是決定就這樣躺著,身體對於水、對於海洋的那種出自本能的恐懼,反而讓我想起我的母親。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不知道自己是在夢中還是現實,只知道天上的月亮好像移動了一點,海浪比最初要來得深的時候,我聽見了引擎聲靠近,然後在不遠處熄火停了下來。

  還在想著不知道是哪位跟我一樣發病在半夜來海邊的人,就聽見沙灘上沙沙沙的腳步聲緩緩靠近,然後眼前出現了我再熟悉不過的人,跨過了我的身子抓住我的衣領將我從水中拉坐了起來。

  是泉學長,而且是真的,他沒有帶著墨鏡跟漁夫帽。

  「你在幹什麼!」

  這個泉學長很生氣,真的是真的泉學長,我迷茫中伸手摸向他抓住我衣領的手,熱呼呼的,又抬頭看著他的臉,比起雜誌上果然還是胖了點,果然照片都是假的。

  「來海邊走走?我有跟你提過……」

  想要理直氣壯的說出來,但果然還是有些心虛。雖然在深夜躺在海灘上沒什麼說服力,但自己倒沒有打算輕生還是想離家出走,真的只是想要來趟簡單的旅行,但最初約了人對方沒空,自己就一個人來了,僅此如此。

  「啊?普通約了人沒空不是應該擇期再約嗎!」

  「嗯,但是我已經訂好車票跟民宿了也沒辦法。」

  我搔了搔臉頰,盡量用著無辜的眼神看著泉學長,只見泉學長更生氣的放開了我的衣領用力的捶了一下旁邊的沙地。

  「……藉口,遊君根本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真的想跟我一起出門。」

  被說中了,中了一半吧,或可能更多一點。

  雖然訂了兩人份的票跟房間,但其實最初也就沒有太期待對方會在突然的邀約中剛好有空檔,泉學長也不是會丟下工作不管的人。事實上我也不是,但大概是這年下來受到了一點明星的感化,想到18歲這年夏天的這一天如果過了,就不會再回來了,只要這麼想便會覺得不想就這麼錯過自己當下出門旅遊的決心,因為日子一天拖過一天,無論是天氣、地點,又或者是自己,都肯定跟此時此刻不一樣了,就跟那年櫻花祭時謝了一地的櫻花一樣。

  但我也說不出反駁的話語,泉學長見我不說話,起身在一旁踱步,嘴裡碎念著遊君太囂張了、都不知道哥哥有多擔心、難道想讓我後悔一輩子嗎、差點以為會再也看不見你……等等的。

  其實也沒有想讓他這麼生氣的,也沒想過他會出現在這裡,我從沙灘上爬了起來,拍了拍滿身泥濘,從背後拉住泉學長的衣襬。

  「對不起,沒有想讓你擔心的,但你能出現在這裡我很開心。」

  泉靜了下來,轉過身用力抓住我的肩膀,又發現自己力道好像有些過重而放輕。

  「你全身溼透了。」

  「嗯。」

  「快回民宿弄乾,感冒了怎麼辦!」

 

  在走回民宿的路上又聽著泉學長繼續唸著在深夜的海邊把自己弄成這樣到底是在幹嘛云云,一進到房間我就被泉學長推進浴室扒光,想反抗但又不敢在深夜的民宿中大喊,怕吵醒其它的人,也因為自己也有些心虛的緣故,我難得的乖乖就範。在同齡人的面前全身裸體讓人感到無地自容,但泉學長用著向是對待什麼易碎品那樣溫柔的沖洗我身上泥沙,輕輕搓揉著我的頭髮,老實說除了被當成小孩般對待有點讓人不滿以外,其實還蠻享受的。

  洗淨後被丟到床上用棉被捆起來,泉學長又接著忙把衣服給弄乾淨跟吹乾,等到一切都料理好後,時間也要凌晨三點了。

  我躺在床上看著坐在床邊的泉學長疲憊的容姿,愧疚的摘下了眼鏡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快點睡了。泉拉著棉被湊了上來,我好奇地問他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

  「Google的GPS定位。」

  「咦?」

  雖然很高興泉學長出現在這裡,但聽到了還是覺得有點可怕,等起床了要記得把手機的GPS給關上。

  「今天工作結束杏突然打電話過來跟我說聯絡不上你問我知不知道怎麼了,我衝到你家也沒見到人影,手機又關機,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嗎?」

  「對不起……」

  泉嘆了口氣,又繼續說道。

  「終於到了晚上看見地圖上你的位置有所動靜,才終於找到你,我……唉,算了,睡吧。」

  泉翻過身子背向我,我輕湊上去。

 

  「謝謝。」

  下次張開眼肯定不會感到寂寞了。

 

 

 

 


————


情人節快樂

评论
热度(28)
  1. livingroom山水 转载了此文字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