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雜食,主真泉/千英

【零晃】夕紅

獻給碰碰


*


放學鐘聲響起,晃牙拎起書包就往輕音部室的方向走。

今天沒有社團的練習,UNDEAD近期也沒有預定的LIVE,但無論是什麼樣的日子,晃牙都會往朝那裡前進。

他砰地打開輕音部室的門,裡頭沒有任何的人,除了那個大概又躺在棺材中沉睡的吸血鬼混蛋以外。

原本想順勢把裡頭的人叫醒,但看外頭太陽也還未沉,讓他再睡一會兒也無妨,省得睡眠不足黑眼圈跑出來自己還得花心思用遮瑕膏替對方蓋住。

晃牙從書包中拿出調音器後就將書包往角落一扔,撿起放在牆邊的電吉他接上音箱後開始專心地調音,有其他人在時為了裝作瀟灑他都是用長久訓練出來的音感直接調音的,唯獨像這樣僅有沉默的棺材伴著自己時,他才會這樣小心翼翼的確認音準。

即是靠自己的耳朵也能調個九分準,但從過去就細細打好基礎的他清楚,如果習慣聽著並非完全準確的音準長久下來害到的可是自己,失之毫釐終差至千里,太過依賴感官也許某天被自己給蒙騙了也不知道。

所以他細細調好音準,輕快地做好和弦練習,回過神來太陽已經沉了一半。

然後晃牙才意識到這個輕音部室異常地安靜。

這麼說來日向跟裕太好像提過最近放學後要直接去熟人那裡幫忙暫時不會過來部室,雖然也不是真的忘記這件事情,但意識到後才憶起少了那兩個人的部室是這麼的安靜。

晃牙起身活動筋骨,想著前輩也睡太久,咚的踢了下棺材。

「喂,要睡到什麼時候啊混蛋!」

然而棺材依舊一動也不動。

晃牙放下手上的電吉他,稍感不安地打開棺材想直接把人叫醒,其實平常朔間零毫無反應的次數也不少,但晃牙就是每次要打開棺材時都會有點慌亂,也不知道是因為這行為像是在偷看零的睡姿,又抑或是心中有這麼點擔心這傢伙真的哪天死在裡頭。棺材欸,多不吉利啊。

當晃牙推開厚重的棺材板一看,惡劣的情緒立刻湧上,心情剎那間跟這個部室同樣空虛。

這情緒他不怎麼陌生,每當他睡迷糊以為自己是在老家,但一睜開眼卻是面對空無一人的租屋處時,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

那個吸血鬼混蛋根本不在,從一開始就只有他一個人在這裡,晃牙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開始焦慮,好像孩子睜開眼沒看見父母就要徬徨大哭那樣,是一個人或不是難道有很重要嗎?他本來就是孤高的一匹狼,自己才沒有脆弱到會因為有人在旁邊陪著就感到安心或滿足。

他不滿地咋舌,開始收拾起樂器準備回家,既然沒有人會來再待在這也沒什麼意思。

拎上書包跟心愛的電吉他,關上燈準備離開時才發現忘了關窗,緩慢走到窗前又才注意到今天的夕陽還真是紅的很不尋常,但真的要比的話還是吸血滾混蛋的眼睛比較紅,也更亮。

於是他就看見他家社長在一樓花園裡不知道在做什麼。

「那個傢伙在那裡溜達什麼啊……」晃牙不滿的碎念,也不知道花圃中的人是聽見了還是恰巧抬起頭,朝著這裡看過來,眼睛笑成線衝著自己揮手。

「喂!在那做什麼!是老糊塗了連怎麼回來都忘了嗎……」晃牙先是大喊,而後聲音越來越小,深怕透漏太多情緒在句間,那傢伙耳朵可靈了,他才不想被聽出來自己在想些什麼。

「……真是的。」晃牙焦慮的碎念,看著黑色的人影瞇起眼睛露出會意的表情,不知怎麼的原先沉著的心情又漂浮了起來。

晃牙滿意的笑了笑,鎖緊窗戶,跑著離開。

「給我站在那裡不要動,本大爺立刻過去。」


评论
热度(25)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