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雜食,主真泉/千英

【真泉】冬陽(上)

字沒有很多,但就是想耍無賴先寫一半


*


瀨名泉走在滿是積雪的坡道上,目的地是遠離市區沒什麼人氣的神社。

今天是初詣的日子,往年他都是和父母一起來的,但前幾天家中的兩老突然提議說要到夏威夷跨年,便訂了機票匆匆出發了,自己則因為接下來還有其他工作,於是便獨自留了下來。

泉看了幾眼父母傳來的恩愛合照後,將手機丟回口袋。

一個人原本想乾脆不來初詣的,無奈良好的家教養成的過節習慣在心中責難著自己的貪懶,還有凌晨時將他驚醒的一個惡夢,想著當作出門透透氣也好便就還是出了門。

初夢就是惡夢也怪不吉利的,去求個平安也好。雖然他根本也不怎麼信這些,心中甚至是覺得有些可笑的,但每當感到力不從心時,還是寧可相信這種虛無無證的東西能有點用處,所以心不甘情不願的還是選擇把他當作一回事,就如同他也總想相信真有能引領他與誰相逢的命運的紅線。

今天雖然是元旦人卻不多,這間神社又小又舊,附近有離車站更近更熱鬧的新神社,人潮自然往那集中。而泉特地來這倒也不是念舊,就只是習慣如此也懶得改。

況且在這什麼都得求新求變的社會,能有一塊也許自己也根本不在乎的地方能保持著原樣,不知怎麼的就讓人感到十分地放心,能讓自己將緊繃的弦短暫地、偷偷地鬆綁一片刻。也許其實就是念舊吧,泉不經意地想。

穿過鳥居,才剛靠近手水舍,泉就看見了完全沒意料到的人。

自己絕對不會認錯,但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那是什麼……私服的樣子也超級可愛,而且那條圍巾是……

在他混亂中還沒反應過來是該開口喊住對方,還是先退回去確認自己今天的髮型是否完美時,對方就像是突然感應到了什麼那樣轉頭看了過來。

「唔……泉前輩!?」

慘。

但這時再慌忙地確認自己的外觀就太不像樣了,沒問題的,今天出門前才抓過頭髮的不是嗎,泉在心中向自己打氣。

「遊、遊君?」

一開口泉便後悔了,原想故作從容,無奈一開口聲音卻顫抖著,音調也走樣,天知道他是在動搖什麼。

而真在看見泉無措的樣子後,原先的詫異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還想著今天是心血來潮出門,泉前輩怎麼知道自己在這,結果看來對方比自己還驚訝。

「噗……哈哈哈──」真為了這樣滑稽地場面掩著嘴笑了出來,自己老把泉前輩想得太過神通廣大,結果也不過是再普通不過的巧遇,一時間甚至覺得泉前輩有些可愛。

泉看見真笑得燦爛還以為對方是笑自己方才的醜態,不滿地瞇起了眼。

「笑什麼……」

真的笑容聲在寂靜的神社中響起,像是天色暗薄時從雲縫中透出的一絲陽光,在感受到溫度前便先讓人得到暖意,泉看著也鬆了口氣,嘴角自然上揚。這是再難得不過的巧遇了,命運般地偶然。




评论(2)
热度(27)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