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雜食,主真泉/千英

【涉敬】在乎山水之间

前几天的点文

 

平常没有特别深究这对,希望两人的互动没写得太OOC

 

 

 

秋日的天气十分凉爽,S1刚结束不久,虽然每个月都有S2的审核得做,但偶尔偷闲一下也无妨。

莲巳敬人在学生会室里煮热水,今天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敬人心情十分放松甚至难得地哼着鼻歌。热水刚煮开得放凉,敬人伸展了下背部,拿出了红月下一场要演出的LIVE宣传海报打算利用今天好好完成它,但才刚将纸摊平于桌上,一阵风又把它吹翻。

想着得将窗户关上才行,抬起头看向学生会长座位后的窗户,一只纯白的鸽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站在窗边。

敬人一眼就认出那只鸽子的来历,也没有哪只野生的鸽子会出现在这附近了,他走近窗边,鸽子也丝毫不畏惧地只是抬头对着他偏头眨眨眼,敬人叹了口气把鸽子给赶走并且将窗户拉上只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缝,推了推眼镜重新整顿一下心情,将包里的色铅笔拿出来开始着色,才刚把海报上的枫叶都打上一层薄薄的底色,学生会室的门就被砰地打开。

「下午好啊~我是你的日日树☆」

原本放下一切警戒心沉浸在独自一人的小世界被剎然闯入,敬人手上的色笔还因为惊吓的关系,在纸上留下一笔深红。完了,宁静的下午要没了,不过一切都还来得及,他难得地美好时光还没完全被毁掉——现在马上把这家伙赶出去的话。

「你这家伙……」敬人故作镇定地推了推眼镜。「学生会室可不是你能当自家后院般随意进出的地方!进来之前连敲门都不会吗?」

日日树涉听完,用手背轻轻地向身后的门叩叩叩地敲响,然后笑眼眯眯地看着他。

「你……唉算了,有什么事吗?英智今天不在这里,要找人的话可以走了。」

「哦~在画图吗?这排版真是Amazing☆不愧是敬人呢,品味十分地优秀。」

啊啊,真的是烦死了,这家伙到底是来干嘛的,怎么每次都赶也赶不走。敬人的烦躁指数随着涉踏入自己的领域后就开始不停地上升,总是自说自话、道理也讲不听,讲真的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目的?如果是来破坏自己残存的和平的话倒是已经完成了。

只见涉走近敬人的桌子,伸手想拿起桌上的色铅笔详端,但指尖才刚要碰上笔,手就被敬人给拽住。

「别随便碰人的东西!」

涉明显顿了一下,敬人才突然涌现些许罪恶感,自己是有点太凶了,哪怕自己再焦虑,对方也没真的做些什么坏事,正要张口准备为自己失礼的行为道歉,就看见涉一脸惊喜的回握住自己方才抓住对方的那只手。

「哎呀敬人同学,真是大胆呢!」

为这家伙担心的我是个白痴。

敬人略为恼羞的将手给扯回来,决定不管对方接下来如何行动都不理会了,无视一切才是上策。于是又提笔继续刚才的上色。

涉也对色铅笔没了兴趣,走到英智的座位旁拿起摆在一侧的热水壶倾注些许热水至一旁的茶壶内,玉露清淡的香气便飘散于这狭小的空间内。

平常学生会室总是留存着一股红茶的香,想必是因为平日的英智总是喝着红茶的缘故,玉露等绿茶味道较淡,被红茶给盖过去那也是理所当然。而人也与其喜好相同,这两人待在一起,英智特有的个人魅力总是让人印象深刻,即使人不在了味道也残存于空气中,唯独少许时刻才能这么恰巧地尝到另一个总是灵巧地躲在这华丽香味底下低调的淡香。今天可真是来对了,涉想。

「温度恰到好处呢。」涉拿起敬人平时惯用的茶杯倒入浅浅一层茶水,拎起茶杯浅啜一口。「真是不错啊,敬人。」

敬人不理会他,涉也不怎么在乎,又将茶水再倒至七分满,端至敬人的眼前。

「就让我日日树来为你服务吧⁥♪」

「你到底……刚才也讲过了,英智今天不会来,如果没有其他要紧事的话为何待在这里?可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闲。」

「呼呼呼☆我在进来前就知道英智不在了,今天的学生会只有你一个人。」涉轻拉开自己披着的外套,一只白净的鸽子从里头啪搭啪搭地飞了出来。

「啊?那你又为什么……」

「真是死脑筋呢☆」鸽子飞了一圈后停在涉的肩膀上,涉伸出一只指头向敬人提问。「那么那么、我到底为什么还来这里呢?」

敬人看着一只羽毛摇晃地轻落,想着,这下可好了,我难得地美好时光肯定是被毁得没救了。




END

 


评论
热度(22)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