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雜食,主真泉/千英

【绪杏】平凡

▶最近在忙着卡英千文只好偷偷拿旧文来假装更新

▶明星的昵称都是照着日版,因为只有玩日版不知道翻译过来是什么


 ̄ ̄ ̄ ̄ ̄ ̄


真绪梦见自己坠落至水中。


阳光从水面上透下来的光线很漂亮,在水中载浮载沉的感觉也很舒适,即使他清楚知道这不过就是个梦境,所有的体验都只是幻想,但还是忍不住沉浸在这氛围里头。

一只手从水面上探了进来,真绪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抓,在他触碰到的前一秒,闹铃响起。

*

真绪坐在学生会室看着学生会这季的财报不小心看出了神,回想起今早的体验觉得既真实又美得像是场梦。

……不,本来就是场梦。真绪揉了揉眼间,想打起精神集中在手上的工作。

「怎么了,衣更,难得看你心不在焉的。」一旁的敬人注意到了真绪的动静。「马上就是暑假了,各社团下半年的预算还可以迟点,不过这季的财务资料得快点做好统整。」

「啊……抱歉,已经差不多搞定了。」

「还有姬宫,今天放学轮到你去巡逻校舍了。」敬人推了一下眼镜,瞇起眼睛看着一脸就是打算翘班的桃李。

「诶--为什么!昨天也是我欸!」桃李大声抗议。

「因为上礼拜轮到你时你逃跑了。」

「改天再补不行吗!我已经不行了啦……」桃李软瘫在桌上。「会长今一天整天都不在,我没有心情工作。」

「好了少爷,我也会帮忙的,请好好打起精神来做好份内工作。」

「我今天已经没什么事情了,我也来帮忙吧。」真绪将文件整理好装进牛皮纸袋内。「还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吗,副会长?」

「没有,辛苦你了。」敬人的手一刻也没有停止,桌上的文件比起刚才没有减少多少,其中大概还囊括了会长应做的部分。「体育馆的区块就交给你了,巡完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我先到练习室看一眼就过去,辛苦了!」

今天是会长回诊的日子,又恰巧碰上期末繁忙的时期,今晚的学生会室大概又得灯火通明至深夜了。

 

真绪关上学生会室的大门,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已经是放学时刻,不过夏天的太阳落得晚,外头还很明亮。

暑假即将到来,学校各个部门也忙了起来,毕竟大家都想利用时间提升实力或为自己的团体多赚点经费。自己所属的Trickstar也在为即将到来的小型LIVE在做准备。

而部分团体在外表演为了能拿到实绩跟部分经费的补贴都会向学生会提出申请,其中审核跟处理的手续也很繁琐,真的也是忙得晕头转向了,好不容易今天的工作早早到一段落了,却因为太习惯披星戴月的日子,看着外头的阳光内心反倒觉得不是很踏实。

「我大概工作成痴了吧……」真绪盯着窗外的光景恍惚了一阵子,才注意到自己正在发呆。

夜晚来得迟,总让人错觉自己拥有的时间变多了,一不小心反而容易松懈。真绪用力地拍打脸颊振奋自己后,往Trickstar租用的练习室前进。



「哦哦!サリ~你来啦!」

「衣更?学生会那边最近很忙吧?自主练习的时间不用勉强过来也没关系,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喂喂……怎么感觉这么不想见到我啊。」衣更一开门就迎来自家队长老妈子式的问候。「只是学生会那边的工作到一段落想过来看看,真跟杏不在吗?」

「ウッキ~剛剛被社團的人叫去了,杏的話說是要為下一次的舞台作構想,一下課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在找他們嗎?」

「这样啊……啊、不,也没什么事情。」真绪搔了搔头。「我先去巡逻体育馆,你们加油,我晚点再回来练习。」

「不,你别回来了。」

「北斗……要不是知道你的个性我都要觉得你在排挤我了,虽然常常无法准时参与练习是我的错……」

「不是这个问题,衣更。」北斗叹了口气。「你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吧,既然今天难得没什么事情,就早点回家,别在LIVE开始前就把自己身体弄垮了,健康的管理也是很重要的。」

「就是說啊,我也覺得好累啊,為了不累垮身體今天就到這裡吧ホッケ~」

「你啊……剛剛的部分還沒結束吧,休息夠了就給我繼續。」

「大吉還在等我去迎接牠欸,ホッケ~真是無情,魔鬼上司!未來沒老婆!」

「这跟那个没关系吧!」

「啊哈哈哈……」真绪一边苦笑一边将门关上,往体育馆前去。


这两人每天都这样吵吵闹闹的也早就习惯了,不过北斗今天很难得地对自己慎重叮嘱,难道自已脸色有这么差吗。

真绪看着一旁窗户中映照着自己的身影,觉得跟以往没什么两样,大概只是自家队长在瞎操心吧,这个团体需要操烦的家伙很多,虽然自己还挺喜欢照顾别人的,不过当同样的关心落在自己身上时,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又或者说是感到些许难为情吧。


一边检查体育馆各层楼是否有人未申请的社团逗留,一边又想起青梅竹马曾提过他之所以这么懒散是为了满足自己扭曲的欲望的事情,虽然怎么想都是那家伙在为自己的懒散找借口,但也许也没有说错也说不定。

自己大概是真的对于帮助别人这件事情执着到反过来变成依赖了,倘若周遭的人突然都变得十全十能、不需要协助,自己大概会失去生活重心吧。

「真是的,把自己搞得像是把人生都加注在家人身上的家庭主妇一样……」真绪叹了口气,但能这么清楚的看清自我的本质,一方面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位与自己相像的人。

那人像陀螺一样,每天都转呀转个不停,若伸手想将其停止,反而会被惶恐的躲开。她想永远就那样在原地打转着。

大概是害怕停止忙碌的话,就会失去存在的价值吧,原本关注着的视线会消失、众人会离去。停下来、踉跄倒地,就好像失败了、人生完结了一样。

虽然也想说服对方要好好停下来休息、告诉她用这种方式构筑自我价值是不对的,但偏偏自己也一模一样。就如同方才北斗对自己投注的关心也让他感到不对劲,想躲开那些,请求大家不要阻止自己。

真绪完全理解能被人所需要的那种喜悦跟踏实感,尝过后就停不下来。

*

「好了,剩下游泳池了。」结束了体育馆的巡逻,真绪往后方的泳池走去。

从馆内走出来时,夕阳已经垄罩了整个校园,气温也稍微不这么闷热了,真绪稍微伸展了下背部,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个时间应该是没有人在泳池吧,虽然这么想,但一靠近泳池还是看见那个身影坐在泳池边看起来像是在书画什么,鞋袜还脱在一旁把脚浸在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踢动着。

「杏,在这里做什么呢?我要准备关门啰。」

「啊……!抱歉,能稍等我一下吗?快要结束了。」杏像是突然地被从自己的世界中唤回现实一样,伸手看了一下表后,慌乱的加快手边的动作。

「慢慢来就好,我在这里等你吧,也没什么事情要做了。」真绪晃到杏的旁侧蹲下探头一看想知道杏在画什么,就轮廓上好像是舞台的样子,但还没看清楚杏就用手轻轻的遮掩住笔记本。

「那个……盯着的话我会画不出来……」

「喔……抱歉。」真绪只好又尴尬的准备起身到旁边晃晃。

但身体还没站稳,眼前就突然一片漆黑,重心突然消失,分不出东南西北的踉跄了几下,真绪跌落至泳池里。

黑暗过了一两秒后才终于褪去,意识虽然有点朦胧但视线却意外的清楚,真绪想起来,这是早上的梦境。

夕阳折射进水里斑斓得很美,世界变得很安静只剩下嗡嗡的声响耳边拍打,真绪突然很想哼歌,在这里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听到,在这里不用在意任何人的视线。


一只手探入水中。啊,是杏。

她大概在水面上喊着自己的名字,但真绪什么也都听不到,只是伸手去抓住。

不是为了被打捞起,而是为了把对方也抓了进来。

噗唰--

杏掉落的太过突然,无法适应浮力的存在而有些慌乱,睁不开眼睛只能对着水底伸出手摸索着真绪的存在。

真绪看着杏的样子想,这家伙大概是不戴蛙镜就不敢在水里睁开眼睛的那类型吧。

抿着的双唇,屏住的气息,紧闭着的双眼。像是要准备接吻的表情。

真绪用双手捧住杏的脸,轻轻的将额头靠上她的,像是举行什么神圣的仪式,下一秒就从水面探出头来顺便拉了杏一把。

「噗哈……哈阿……」

两个人都站在泳池中央喘个不停,杏用手抹开脸上的水后抬头看见真绪低着头喘着,一语不发。原本夹着浏海的发夹大概是被水给冲掉了,真绪长长的前发完全挡住他的表情。

杏伸手拨开真绪的浏海,只见对方神情困惑的好像盯着水面,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在看。

杏感觉今天的真绪好像不太对劲,但又不太擅长安慰人,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轻轻地抱住对方,拍抚对方的背。

「辛苦了。」

「嗯?啊……不、只是……」

「累了的话可以帮你揉揉肩膀喔。」

「……不,这样就可以了。」真绪小心地回搂住杏。「谢谢妳。」


被他人所关心果然还是很让人难为情。真绪想。

但背部传来缓和地拍打,以及贴着湿冷的衣物感受到的体温,让心情不知怎么的好像轻松了点。

真绪一边烦恼起湿透了的衣服该怎么办,一边抬头看着夜色渐渐渲染天空,天上已经有几颗星星在亮着。



明天大概也会是好天气吧。真绪轻轻地笑了出来。




End.


评论
热度(59)
  1. 姚梓睦山水 转载了此文字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