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雜食,主真泉/千英

【绪杏】告白

▶ICE3发布的无料内容丢一下(´◦ω◦`)

▶NL……好难啊

▶我tag有打错吗,怎么绪杏好像没有很多


------


真绪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公交车上,最后一排左侧靠窗的位置。


公交车上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其他人,车缓缓地前驶着。


外头是无聊的风景,一望无际、一成不变的田野,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杂木,真绪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也没去多想自己怎么会在这、什么时后上了车,甚至也提不起劲去理睬窗外阴霾的天色,只是跟着公交车走走停停,慵懒地坐在老旧的皮椅上。


公交车每遇到站牌总是会停下,再伴随着轰隆隆的排气声缓缓开离,谁也没下车,路上也一个人都没见到,理所当然也没有人乘上,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才看见前方的一个小小的公交车亭中站着一个人影。


穿着梦之咲校服的女子探了探头后迟疑地上了公交车,整个梦之咲偶像科唯一的女学生也就是真绪认识的那位了,所以即使没能看清楚对方的样貌,真绪还是挥了挥手呼唤对方。


「杏。」


而对方听见叫唤,勾了勾耳旁的发鬓抬头看向自己,露出一脸安心的表情。


「真绪。」


*


「今天天气真好耶。」杏坐到真绪身旁,笑瞇瞇地越过真绪看向窗外。


「是吗……?」真绪疑惑的转头往窗外看,才发现天色不知何时已经放晴了,原先单调的景色也变得多彩而富有生气,像是春天趁着短暂的几分刻悄悄地来过一样。


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开口讲话,也没有人提出疑问,这里是哪里?这班车的终点会到哪?你怎么会在这?


公交车又再度沉静地行驶,但自杏出现后,车门打开时的那几秒钟好像还能听见外头隐约地鸟鸣。


真绪意外地发现自己挺享受这样的情况,身处异地谁也不认识自己,不用耗费力气去扮演什么,但却也不是孤单一人。


又过了两三站,真绪正想确认一旁安静的人是不是已经不小心睡着了,就听见杏开口问。


「真绪是为什么想成为偶像呢?」


真绪回头正好对上杏的目光。


「真是突然啊。」真绪笑了出来,笑自己不知何时居然也有点习惯杏这种偶尔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小地方,甚至开始觉得有点可爱。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随遇而安罢了。」真绪低头张开右手的掌心细细地凝视着,像是想看清自己生命的脉络那样剖析自己。


「不像スバル那樣有著閃閃發亮的理由,也沒有真或北斗那樣的決心,只是很剛好地看著身邊的人朝著這條路走就跟了過來,發現好像也還過得去便留了下來。」真绪抬起头来看着杏,露出招牌的苦笑。「抱歉,很无聊的理由吧?很让人失望吧……」


「这样说的话我也一样呢。」杏语气温柔。「只是从另一个地方逃了出来,胡里胡涂地来到梦之咲当上了制作人,就这样待了下来,不过呢……」


杏伸出手覆上真绪的掌心轻轻地握上。


「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大家的笑容,在这里的大家都为了各种理由奋力地活着、卯足全力地去实现梦想,为此我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去守护住这些画面,尽力追赶上让自己能参与其中,真的,最喜欢大家的笑容了。因为遇见了你们,让我发现这才是我想成为制作人的理由。」


阳光撒在杏的脸上,杏的眼睫毛随着眨动,一闪、一闪,眼里也纳着粼粼波光。你也和他们一样耀眼呀,真绪想,一边不由自主地伸出另一只手轻碰上杏的眼睫毛,一点、一点。


「那真绪成为偶像的理由又是什么呢?」杏又提了一次相同的问题。


「嗯……这个嘛……」真绪又再度苦笑,眉头轻蹙。杏想自己大概很喜欢真绪这样笑,这笑容里有着真绪的温柔。


「我大概是想被人爱着吧,想被人给喜爱、被人需要。」


真绪避开杏的视线往车外看去,路旁花田中翩翩飞着蝴蝶。「当我站在舞台上,能感受到满盈的期待,然后我才发现原来心脏的跳动能剧烈到让人感到痛楚,发现聚光灯炙热得比太阳要让人发汗。


「呼吸、喘,每个一举一动都是我自己,我能把所有的一切不保留地展现出来也不会被谁给厌恶,反之,大家为此递上喝采。」


真绪转过头来回握住杏的手,十指交扣。


「而我身旁有着他们,背后有着你,是你们让我有机会体会这些感受,陪着我走进这边的世界,这些……大概就是我想成为偶像的理由吧。」


公交车又缓缓地停靠在无人的站牌开启车门,外头传来嘈杂的声响,杏往前探望后便拉着真绪起来。


「我们下车吧。」


「你认得这里是哪?」


「直觉。」杏对真绪笑了笑。「迷路的话你也会陪着我一起找到正确的方向吧?」


真绪苦笑。


「你这样抓着我也逃不走了吧。」


*


「哦哦!サリ醒過來了!這是幾根手指頭?數得出來嗎?」


「啊,转校生也起来了,刚才撞的这么大力该不会灵魂交换了吧!是这样吗?定番是这样对吧?」


「你们两个在保健室里给我安静点!」


空气中弥漫着药膏跟淡淡的啤酒味,真绪还没完全恢复意识就听见熟悉的吵闹声,但从对话中也大致理解到状况,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还真的肿了个大包。


往隔壁的病床看去,杏也一脸疑惑的揉着额头,看来是刚才练习时跟杏撞上后一起倒下了。


「到底是撞得多用力啊……」真绪喃喃自语,才想起刚才公交车上的情景。「……原来只是梦啊……」


原来一切只是自己独自在梦中说了一堆让人回想起来都害臊的话,总觉得有点糗,真绪尴尬的想。

 

 

「什麼什麼,サリ夢見了什麼嗎?」明星湊近,老樣子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自己。


「唉……没,只是梦见自己在荒郊野外搭公交车。」


只见一旁的杏听完笑了出来。「我就说我的直觉是对的吧。」


真绪愣了一下,也笑出声来。


「嗯,真的呢。」



End


评论
热度(55)
  1. 姚梓睦山水 转载了此文字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