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

雜食,主真泉/千英

【英千英】夏天/公園與英雄秀

▶毕业后假想文

▶只是想用渣渣的文笔抛砖引玉,英千伙伴增加吧(´◦ω◦`) 

 

------


今天万里无云,天空蓝得很。英智戴着渔夫帽坐在公园的长凳上面,朝着地上撒吐司屑,鸽子争相扑来啄食。

这是个对普通人来说都稍嫌炎热的天气,外头的蝉声唧唧响个不停,英智挑了一个遮得到树荫的位置避开了太阳,但汗水还是一直从额头滑落,滚烫的温度让他觉得眼前像是有薄薄水蒸气那样地雾茫茫。

即使如此也要待在这里的原因当然不是为了体验喂鸽子--虽然这件事情他也期待了许久,但他是为了旁边的扇形舞台而来的。

一旁正在表演着每周固定的英雄秀,英智在前几个晚上与友人互传简讯寒暄时被顺势地邀请了,碰巧这天也没什么事情,他也就很顺便地来了。只是时间很刚好可以,真的不是打量着喂鸽子跟结束后想去电影院看看的。

不过扇形舞台的观众席没有遮阳处,舞台底下坐满了不畏阳光的孩子们,敌不过毒辣太阳的英智只能做在这头远远的看着。老实说他也无所谓,喂鸽子比英雄秀有趣多了,何况舞台上的无论敌人还是七彩的战队都蒙着脸,近看远看好像也没什么差。


突然,掌声响起,原本坐在位置上的孩童开始往前团团围住战队们想合照,英智抬头探了探状况,又继续低头把手上的土司撕成小块往地上扔,鸽子们像是从开始到现在都完全没被喂饱那样继续抢食着食物,拍打着翅膀追来夺去。

一个身影缓缓靠近,鸽子们剎时全数散开。

「你…………」

对方好像说了什么但声音模糊不清,只发出像是老旧唱片机那样隆隆的声响。英智抬头一看,是一个像是从外层空间远渡而来的恐龙。

恐龙笨拙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后,用力的转了转,把头拔了下来。是守泽千秋。

「呼……好热啊这个!」

「早安啊,酷斯拉。」

*

公园还是很热,而且因为旁边的这个人所以温度感觉又更高了。

「才不是酷斯拉!你刚才没认真看吗?」千秋一边把恐龙头套放在地上,一边乔了乔尾巴的位置在板凳上坐下。

「不过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感觉你一直以来对这个没什么兴趣,怎么样?感动吗?有兴趣的话可以借你我珍藏的特摄片……」

「不,其实没什么兴趣,只是来喂鸽子顺便看看。」

「这样啊……为什么我稍微靠近你一点你就要一直往旁边坐过去?因为我是怪物吗?总觉得有点受伤啊……」

「只是因为你很臭……」

「噢。」千秋又把布偶套装往下扯开了点把手拔了出来,顺势抓着自己的衣领闻了一下。「在里面闷太久了有点闻不出来……不过你的吐司还蛮香的,可以吃吗?」

英智无所谓的 把吐司串递过去,旁边的人抓着被撕得破破烂烂的吐司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不过想不到正义的使者也有被当作怪物收拾的时候呢,滋味如何呢、流星RED?」

「唔唔……毕竟不是固定班底只是来帮忙的。」千秋嚼着吐司。「不过要说的话总觉得……呜恶……咳咳咳!」

吐司不小心吞得太猛,千秋被噎到整个人都弯下腰去干呕,原本周围觊觎着吐司的鸽子们又被吓得展翅飞开,英智只好靠近千秋拍了拍他的背,千秋狂咳后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来对上英智的视线笑了笑。

「哈哈哈、总觉得这个位置反而最能看清楚正义使者的样子呢。」

英智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千秋是在回应自己的问题。

「……这样啊。」

「嗯,意外的是个特等席呢。」

千秋吃掉手上最后一块吐司,拍掉身上的吐司屑后,重新站了起来。

「我先去换衣服收拾一下,等等去哪里晃晃吧。」


千秋离去,蝉鸣声又再度变得清晰了起来。

英智瘫坐在长椅上望着和自己双眼同样蓝的天空,拉了拉自己的渔夫帽。


「真是热啊……」




End.

 
 
 


评论(4)
热度(32)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