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食,主真泉/千英

【真泉】OP.9-2

  #ICE4無料

  瀨名泉驚醒。

  秋天的晚風有些涼,他打了個噴嚏,迷糊地看著散落在桌上的報告書,才意識到自己睡著了。

  他將散落在桌上的文件整理收進自己的包,走出教室,掏出手機一看,八點整,還不算太晚,但也夠遲了。

  這陣子實在有太多事情要處理,自從那個笨蛋回歸後不顧前後的舉行了大大小小的LIVE,接踵而來的舞台活動盛大得像是遲來的夏日祭典,持續多日象徵王之回歸的祭典。

  泉也為此難得地沸騰了起來,像是一次攝取過量的咖啡因,呼吸永遠都是興奮急促的,神經躁動,即使身體暫時歇下,肌肉也不會停止顫抖。他一點也感受不到疲憊,這是他始終在等待的,就只差一點。

  才輕快...

【朔間兄弟】嚮往

※ASK點 https://ask.fm/chuu0118/answers/141835061137
※題目 朔間兄弟 親吻/治療/土耳其藍 

  糟透了。

  朔間凜月癱在馬桶上,不知道是自己嘔吐的聲音在狹小的廁所中反響迴盪的緣故,他的耳朵嗡嗡作響。

  勉強支起身子把嘔吐物給沖了攀著洗手台漱口,還沒振作起精神,又一陣反胃,他扶著一旁的牆屈起身子對著馬桶乾嘔。

  「糟透了……」

  身子順著牆壁滑落,凜月虛弱地靠著牆坐下。好渴。喉嚨在燃燒,僅僅是勉強自己在白天活動全身就像是要燒起來一般的苦痛,白天什麼的還是見鬼去吧。

  凜月在心裡咒罵,有些意識不清地看著馬桶裡的水,裡頭加...

【千英】花季未了 序

  今天是鎮上那個大戶人家家主的葬禮,千秋起了個大早,在天色都還未明時把昨天就預備好的大量白百合作最後的整理。

  那幢氣派的歐式洋樓坐落在鎮上最偏僻的靠山處,千秋不常會去到那裡,經過時只覺得那兒特別清幽,有時候看起來有些孤獨,但鎮上的人總說那棟大宅倚著山像是住著幽靈般地讓人不舒服,總有一天那棟房子裡的人都會被山、被大地給吸走所有的活氣。

  而今,千秋終於藉著這個機會能一探究竟,雖說是葬禮,可他的心情比平時都要來得雀躍。

  白百合的數量相當可觀,千秋小心翼翼地將百合運上父親的貨車,雖然知道那是棟豪宅,但千秋心裡還是有些疑惑的,怎麼會有人需要用上這麼大量的百合,這數量像是要把四五個人給...

【零晃】紅寶石、番茄與番茄蜜凍飲

※ASK點文 https://ask.fm/chuu0118/answers/141833675409
※手搖杯PARO

  「吾輩想要一杯番茄汁。」
  一名男子站在新開張的喬治派克前躊躇地講出自己的要求,大概是看見店員的臉色詭異,停頓片刻後又補上一句:「中杯的。」
  不,問題不是在那裡!大神晃牙在心中抓狂似地喊叫。但店長就在場內,他也不好發作,只好擠出最燦爛最喬治派克的營業笑容,對,笑容要甜,他們可不是清心福全,臉不能臭的。
  「番茄汁的話要去超商或水果攤買喔,看見馬路對面那間檳榔攤了嗎?對,那個巷口轉進去有一間……」話才講到這,晃牙就聽見店長在後頭用力咳了兩聲。
  見眼前的客人道謝後就要離去,...

【真泉】那年你東,我往西

   

  

  

  泉學長畢業了。

  早在櫻花綻放得最盛最美的時刻,他就離開了,而我卻直到花謝為滿地泥濘,直到連明星也不再望著窗外感嘆花季已了,直到穿著短袖走在外頭都有些嫌熱時,才猛然醒過來意識到這熱鬧得讓人險些喘不過氣的校園裡,那人已經不在了。

  就像是被熱風吹昏頭,我什麼也沒想地便上網訂了兩人份的車票跟民宿,十分久違地主動傳簡訊連絡他,在他最討厭的季節初來到的時刻向他提出邀約。


  ──泉學長,明天有空嗎?


*


  距離市區兩小時車程的海灣,兩天一夜的簡單行程,我一大清早就揹著輕...

【零晃】夕紅

獻給碰碰


*


放學鐘聲響起,晃牙拎起書包就往輕音部室的方向走。

今天沒有社團的練習,UNDEAD近期也沒有預定的LIVE,但無論是什麼樣的日子,晃牙都會往朝那裡前進。

他砰地打開輕音部室的門,裡頭沒有任何的人,除了那個大概又躺在棺材中沉睡的吸血鬼混蛋以外。

原本想順勢把裡頭的人叫醒,但看外頭太陽也還未沉,讓他再睡一會兒也無妨,省得睡眠不足黑眼圈跑出來自己還得花心思用遮瑕膏替對方蓋住。

晃牙從書包中拿出調音器後就將書包往角落一扔,撿起放在牆邊的電吉他接上音箱後開始專心地調音,有其他人在時為了裝作瀟灑他都是用長久訓練出來的音感直接調音的,唯獨像這樣僅有沉默的棺材伴著自己時,他才...

生日上來冒個泡,突然發現一月還沒更過文,不妙


手邊還有點文還沒還,還完後想久違的寫一下千英


這卡面給了我一股使命感……飛…都飛……


【真泉】冬陽(下)

不小心就拖了個幾天

*

「走吧。」

 

兩人往神社的拜殿前進,一路上沉默,但泉的心跳吵得要死。高興、緊張、興奮、混亂,各種情緒翻攪在一起,像這樣和真一同來初詣簡直做夢也沒想過,泉險些就像兒童故事中單純到似笨蛋般的女主角一樣,向神許願求往後的每年都能和身旁的這人一同來初詣。

 

來到賽錢箱前,投錢,拍手。

 

真閉著眼睛祈禱甚久,心中反覆地向神明確認自己的願望,在終於確定自己把話好好傳達出去後,才鬆了口氣,一睜開眼就看見泉笑瞇瞇地看著他。

 

「什、什麼……幹嘛啊!」

 

「誰叫你這麼久。」泉揚了揚臉,得意地走掉,真無奈地

【真泉】冬陽(上)

字沒有很多,但就是想耍無賴先寫一半


*


瀨名泉走在滿是積雪的坡道上,目的地是遠離市區沒什麼人氣的神社。

今天是初詣的日子,往年他都是和父母一起來的,但前幾天家中的兩老突然提議說要到夏威夷跨年,便訂了機票匆匆出發了,自己則因為接下來還有其他工作,於是便獨自留了下來。

泉看了幾眼父母傳來的恩愛合照後,將手機丟回口袋。

一個人原本想乾脆不來初詣的,無奈良好的家教養成的過節習慣在心中責難著自己的貪懶,還有凌晨時將他驚醒的一個惡夢,想著當作出門透透氣也好便就還是出了門。

初夢就是惡夢也怪不吉利的,去求個平安也好。雖然他根本也不怎麼信這些,心中甚至是覺得有些可笑的,但每當感到力不從心時,還是寧可相信這...

【緒杏】星光

久違地……

*

马上就是圣诞了,真绪和杏走在积雪的繁华街上,路上到处都装饰着闪烁的灯泡,街上也开始摆设出各种圣诞节促销的旗帜。

 

今天又轮到真绪送杏回家的日子,时间并没有很晚,但冬天的夜晚来得早,在两人从超市买好晚餐的材料后,夕阳已经几乎要沉进建筑物中了。脚边的积雪散发着微微的寒气,但炙红的夕阳让真绪觉得好像不怎么冷。

 

「……不过话说回来,总是在你家吃晚餐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啊。」真绪搓了搓被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子,看着一旁的杏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十分认真地看着繁华街上张贴的各种广告。

 

「嗯?啊……抱歉,你刚刚说什么?刚刚那张宣传单构图很棒,不...

1 / 2

© 山水 | Powered by LOFTER